叶征:平凡之辈的艺术特长之路

原创 叶征  2018-12-20 10:14:05  阅读 643 次 评论 0 条

一、为什么写这篇文章

     虽然我已经离开学校多年,但是我的很多的同学、同事、校友、亲友一直不断通过各种渠道向我咨询和了解关于艺术特长的信息和经验,以便自己的孩子或亲友的孩子也能够走上艺术特长之路,而作为一名曾经的艺术特长生,我认为有责任责无旁贷地谈谈我对于学习艺术特长的理解和思考。希望我提供的信息,能够帮助到众多的琴童和家长。

二、我的简要成长经历

回想起我的习琴生涯,其实,我从小在音乐的学习上,真的只是个资质平凡的学生,我是高一才通过了业余十级的考核,比现在北大、清华、人大手风琴乐团的不少学弟学妹们要晚很多,我小学参加比赛从没拿过比三等奖更好的成绩,甚至在六年级有一次准备十分充分的比赛也只获得了三等奖证书,依稀记得挺失落的,一直这样的成绩一般的家长估计可能觉得干脆不用继续学了,但失利带给我的摔打和历练在我看来更宝贵更重要。真正的自信必须来源于坚持修行带来的才华闪现。

我六年级去北京101中学参加艺术特长生考试,当时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因为一般情况下,获过二等奖希望才会大一些,但是没想到特长生考试发挥很不错,我被101中学录取了。而上了101中学以后,每年乐团要进行业务考核,我初一第一次业务考核成绩结束就是不及格,当时我甚至想,算了,好好学习文化课吧,估计初中升高中时乐团会把我淘汰,我得靠学习成绩上101高中了。但我后来没有放弃,还是咬着牙,一点点坚持下来,不断进步,逐渐有了起色,后来乐团的老师也慢慢对我刮目相看,然后开始让我代表学校参加独奏比赛,我是到中学才开始在北京市和全国比赛获得一等奖,大概是初二下学期,我才意识到我真的也可以把琴弹得不错。后来参加各高校特长生考试,也比较顺利,不仅在清华北大艺术特长生手风琴专业考了第一名,甚至北航给了我一本线的优惠合同、北理工还给了我手风琴项目的保送名额。但是,这漫长的习琴生涯中其中任何一点气馁或放弃都不会成就今天的我,而这其中任何一次放弃都非常容易,而坚持下来却是如此之难,甚至会感到非常痛苦。

到了大学以及成年后我发现,艺术修养是一辈子受用的。无论是在北京大学读书时还是毕业后,我始终地为北京大学手风琴协会的发展尽自己的力量。而在北大毕业季的求职过程中,没想到艺术特长也竟然能助我一臂之力。我从北大毕业后进入到一家金融类央企总部工作,我入司后得知,集团总部录取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简历上写的手风琴特长,当年我们部门录取人数是两人,而笔试和面试成绩我排在第三。这是我入司后一位领导私下告诉我的,因为当时有领导建议希望确定拟录取人选时考虑我的艺术特长,以便将来能够为部门在单位的文艺活动中做贡献。后来,我没有辜负部门领导的期望,帮助我们部门拿了两次单位合唱比赛第一名,多次代表部门参加单位春节年会的演出。记得有一次演出结束后,有其他部门的领导甚至问我们部门的领导,我部门出的节目是不是外请的手风琴演奏员,我部门领导骄傲的说:“他就是我们部门的员工,不是外请的手风琴,他手风琴十级,钢琴也弹得很棒,而且唱歌也出类拔萃,我们部门每次去KTV,只要点的歌大家都不会唱,就一定是他点的歌。”虽然以上这些成绩只是吃以前学校艺术团经验的老本,但这足以让部门领导多次感到特别荣光,而后来在一次决定单位外派澳洲工作的人选时,领导经过反复权衡后,最终选择了我,没有选择资历和入司比我更老的员工,这样的决定在我们部门历史上还是首次。而在金融机构做了多年的资产负债管理、经济资本管理的工作之后,我越发觉得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管理其实和弹手风琴,弹钢琴有异曲同工之妙,和演奏乐器是相通的。金融机构资产负债管理是金融企业对其资产、负债进行不断的管理的过程,在既定的约束条件下,通过平衡风险与收益,防止资产与负债的错配,确保金融产品的满期给付(或赔偿)、资本的充足和实现预期的盈利目标。而弹手风琴和钢琴要通过左右手的和谐配合加上手风琴风箱,钢琴踏板的运用才能具有演奏好作品的基本条件。

习琴对我来说是一个长期的潜移默化的过程,我的成长经历也恰恰说明了学琴早期阶段的好坏,可能不会决定最终获得什么样的成就,到某一时期,可能会自己悟出其中的真谛,进入良性循环。我没有想到过现在还能坚持练琴,我早已离开了学校,也不再是艺术特长生,已经没有演出和比赛的压力了,但现在仍能和很多北大清华的学弟学妹们成为艺术修行上的挚友并惺惺相惜,并把这份艺术的特长和修行贯穿始终,正是谓“特长人生”,我想这也是我习琴道路上最无悔的事情了!

640.webp (6).jpg

(笔者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演出)

三、想对家长说的话

我发自内心、笃定地确知如下事实:

首先,练琴常态就是苦。

第二,练琴中遇阻、发现问题、绞尽脑汁不知如何解决、练到志得意满却被老师泼盆冷水,以及坐不住、不想练、有情绪都再正常不过,我都经历过,但这与是否适合学琴没任何关系。

第三,而这些艰难困苦也是练琴带给我最重要的东西,即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精神。如果想把这些绕过去,就恰恰错过练琴带给我一生真正的财富。相比之下,会个十级的曲子,什么高雅,修养、素质,这些简直太不重要了,急功近利最后必然导致既没得到专业性,也没落着快乐。

我认为,其实孩子学琴成功是个小概率的事件。孩子学琴小有成就,是个极难得的事儿;孩子学琴坚持下来了,但没有太大成绩,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孩子没有坚持下去,实际上是个很常见的事,没必要自责,因为,任何挫折、困难和失败都可以是放弃的理由,而唯独坚持下去没有理由,并且坚持下去能否取得理想的成绩也不确定。手风琴、钢琴以及其他器乐演奏、音乐,说到底是个选修课,不学也没少啥。所以急功近利百害而无一利

孩子想练好琴,其实还是挺难的。但一直觉得有几条我觉得挺重要:

首先,孩子身体健康。有的孩子一到假期练琴一加量就生病,这就难了,一个是真病真危险,一个是不病但家长提心吊胆心疼孩子,孩子一说累就心软松劲儿。

第二,孩子太聪明,调皮,无法无天,这够呛。练琴,起码初期,不是个特需要聪明的事儿,因为聪明人往往不爱下笨功夫,坐不住,弹了半个小时就开始想吃东西,想看电视,想外面的世界,这种练琴其实卵用不顶。

第三,与二相关,家长中必须得有一个特能震住孩子,且能狠下心板起脸来做恶人,且这个家长不能隔三差五出差、回家晚,得不断地狠盯。家长尚且松劲儿,孩子心里明镜儿似的,会知道这事儿不重要,弄不弄两可。

第四,家长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流露“我们做爸妈的也不懂音乐”这样的信息。其实,十岁之前的孩子,对课程的理解肯定远不如家长。而且家长既然想让孩子学琴,学了半天还是“我们不懂”,老实讲有点失职。

四、参加重奏和乐团训练的重要性

先说结论,重奏和乐团训练非常重要。

首先,重奏训练对演奏本身是重要的培养环节。大部分孩子,尤其是手风琴,日常只练习独奏乐曲。同时,在孩子练琴过程中,难以形成正确的和声观念和节奏意识。室内乐、小重奏是西方古典音乐中一种必不可少且极高级的表演形式。多声部或同时或交替进行,使得音乐层次丰富,内容饱满。演奏者置身于和声中,置身于种种犬牙交错的节奏型中,对塑造正确的音乐概念和节奏概念很有帮助。有些孩子会在结束重奏训练后,开始提高对自己日常练习的标准。

 第二,重奏训练更贴近“学音乐”的本意。“会演奏”和“爱音乐”是两个概念。更多家长并不想培养演奏家,而是希望孩子以乐器演奏为抓手,最终落在接触艺术、学会欣赏、培养审美情趣上。但在日复一日枯燥、孤独的练习中,这两个概念逐渐对立起来:孩子可能学会了演奏(或许也并未学明白),对音乐的爱却消磨没了;考完十级乐器束之高阁,音乐也扔下了,非常可惜。重奏训练培养的聆听、合作、融入、和而不同等意识、能力,其实更贴学琴的原本宗旨,是真正的“素质教育”,而非手指竞技。这种练习也能让孩子在枯燥孤独的练习中加些调剂、找些伙伴,消除孩子对演奏的排斥,让他们对音乐更有兴趣。

 第三,重奏训练让琴童参与感更强。尤其是小型的重奏团,会比大型交响乐团有更灵活的编制,和更多灵活的演出机会。

 第四,重奏训练能够提升练琴积极性。重奏训练时的“单个抽查”(我本科时排129合唱时也用过的手法),对孩子也会形成一定压力——毕竟谁都不愿意在人前现眼,只能回去多下功夫。“当众丢一次人,回去马上知道练琴了,比催促、批评一百句都管用。”

 第五,重奏训练让琴童明确自己的相对水平。孩子在自己练琴时,最常听到的是自己并不正确遑论优美的演奏,或至多能够从老师的示范中听到正确的演奏到底是什么样。除非参加比赛、考级,否则大部分孩子不知道自己拉琴在同龄人中所处的相对水平。如果让他们看到其他小朋友标准、规范的演奏,这将帮助他们确立目标,更加努力。


在北京大学首演手风琴小提琴合奏《Tico Tico》

本文地址:http://www.cgsfq.com/post/1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琴萌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