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刚:王域平先生 —— 一位大写的人

原创 王朝刚  2020-02-13 22:10:49  阅读 661 次 评论 0 条

 王域平先生——一位大写的人

作者:王朝刚

 2月7日凌晨,王树生教授在微信群里告知大家,王域平先生走了。

 尽管了解先生病情的我们都明白,这个消息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但内心仍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2017年夏,在太原举办的金杯之声手风琴艺术节上,先生颤抖的手已拿不稳酒杯,但仍平静如初,还坚持着作了一场报告。2018年夏,郭玉光兄陪我专程去天津看望先生。躺在医院病榻上的他,无助得让人心痛。2019年3月,他的部分学生和朋友从全国各地汇聚天津,为先生举办了80寿诞,祈愿他康复平安。到了8月,先生身体已极度虚弱,但仍挣扎着赶到了静海,来到了鹦鹉手风琴艺术节开幕的现场。春节前,和张欢老师通话,得知先生状况堪忧。我们痛切地知道,不管我们有多不舍,也难有回天之术救先生于苦海了。

 王域平先生真的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学生与朋友。

 第一次拜见王域平先生,是近40年前,先生刚刚40岁出头。先生免费为我上了一节课,使我有幸成为他一个编外的学生。其实早在几年前,我便学会了《牧民歌唱毛主席》这首乐曲,也牢牢记住了王域平这个名字。

 上课期间,当我谈到手风琴在专业院校的尴尬地位时,先生说,那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水平太低。我们惟有自己争气,把这件乐器的演奏教学提升到专业的水平,才会得到别人的认可。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使我茅塞顿开。人本主义心理学关于成就归因的理论认为,一个人把自己成功和失败的原因归结于自身还是他人或客观环境,是其能否成才和成功的重要条件。正是王先生40年前的这句话,影响了我的一生,使我在遇到困难、陷入窘境时,学会从自身找问题,而不怨天尤人,找理由为自己开脱。

  40年来,随着和先生接触越来越多,对他的学识、远见和人格魅力也愈发感受深切。

一位真实、质朴而极具人格魅力的人

 第一次看见王域平先生,他已经是国家级的名人了。我是怀着顶礼膜拜、忐忑不安的心情踏入他的家门。但没想到他竟是那样的随和,亲切。没有架子,不装腔作势,更不居高临下。朴素得像一位农村的大叔。

 后来,他成了中国手风琴学会的会长,天津音乐学院的副院长,地位越来越高。但在各种场合,眼见先生对所有的后生和同行,都始终那样慈祥,和善,笑容可掬。不论交往深浅,只要你和他接触一次,你就觉得他像是你的兄长和朋友。

 他好抽烟,喜喝酒,入乡随俗,不为声名所累,过着和常人一样的生活,真实自在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

 俗话说,人无完人。但至今,我没听到一个人背后说他的不是,没听到关于他的一个绯闻,挖空心思也想不出他有哪种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的毛病。也许,这正是国内国外圈内圈外那么多人喜欢他的一个原因吧。

一位睿智和具有远见卓识的学者

 中国手风琴发展到了今天,我们聆听和学习了那么多的名曲大作,《牧民歌唱毛主席》这首简朴的乐曲,其作曲技法的确无法让专业作曲家所称道。然而,它却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成为中国手风琴音乐创作的开山之作,划时代之作。历久弥新,长盛不衰。

 御喜美江上世纪80年代来华,带来了我们未曾接触甚至未曾听闻的自由低音手风琴。王域平先生从中敏锐地看到了专业手风琴发展的新天地。他第一个接受并开始不遗余力地推进国内自由低音手风琴教学和乐器制造。今天,我国专业手风琴得以进入世界手风琴高地,频频在国际大赛中摘金夺银,手风琴专业在天津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专业院校中成为重点专业甚至龙头专业,王先生居功至伟。

 王域平教授发表的论文虽不多,但其《差距与希望并存》《业已接轨,还需自省》《世纪之交的回顾与展望》等文章,高屋建瓴,俯看全域,以其智慧的判断和真知灼见为中国手风琴专业发展诊脉导航。

一位胸怀博大,左挈右提,热心扶持后辈的伯乐

 王域平先生于我有知遇之恩。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刚有几篇小小的拙文发表,便有幸得到了先生的垂青。偶然从他的学生口中得知,先生曾数次向他们推荐阅读我的文章,不禁受宠若惊。后来先生又多次在各种场合对我加以肯定,甚至说这才是真正地做学问。虽然我自知学识浅陋,难以承受先生如此奖掖,但先生对后辈的宽容和提携,却成为我时时日日不断前行的鞭策和动力。

 2006年,我的拙著《器乐表演技能教学新论》在上海音乐出版社面世。我奉寄先生一本以表敬意,并请他不吝赐教。不到20天,收到了先生的短信,除了热情的鼓励和好评,先生还不忘对我说“朝刚啊,你的书我可是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读完了。”这句话使我震惊!十多年来,我的书送给了许多我的学生,但至今还鲜有学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而一位名家,一位学者,对一位普通的教师竟给予如此的厚爱,不能不使人感激涕零。

一位朋友遍及国内外的中国手风琴家

 当曹晓青老师受王树生老师委托向御喜美江女士、莫泽尔教授和利普斯先生通报了王先生离世的消息后,御喜美江女士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我万分悲伤,无以言表,这是我在2003年失去父亲后又一个最令我难过的信息。”莫泽尔教授说:“王域平先生在我内心中占有着重要的位置。他是令人难忘的。我从内心深深地感激他为我们所奉献的一切,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他的胸怀和境界。”普斯先生说:“王域平先生不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杰出音乐家,同时是一位受人爱戴的、可信赖的挚友。”

 国内同仁在获悉王域平先生逝世的消息后,网上哀悼和怀念的帖子铺天盖地,大家用最真挚的感情,最美好的语言,表达了对这位受人尊敬和爱戴的长者的赞誉和哀思之情。

 王域平先生是一个普通人,也是一个大写的人。他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面;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他的平和质朴,谦虚自律,使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而他的大视野,大格局,大境界,大气度,大手笔,则远非常人可企至。

王先生走了,带着我们深深的思念和祝福走了。 他的音容宛在,精神永存,事业不朽!

本文地址:http://www.cgsfq.com/post/4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琴萌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