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手风琴《心中永不凋谢的“花儿”》

原创 阮锐  2019-04-09 16:23:04  阅读 1240 次 评论 0 条

      手风琴是我们那个年代最为熟悉的乐器,我们这代人大多有手风琴的情结。孩提时,我就喜欢上了手风琴,但一直没有机会触碰。后来孩子学了钢琴,成家走时把钢琴留下了,让我们以后有空了也学学。退休了,总算清闲些了,却未学钢琴,买了架手风琴,开始圆我儿时的梦。  

      一切从零学起,除了学基础,总得学首曲子啊!第一首曲子学啥呢?想学的曲子太多,但得找一首有意义的。想来想去就想到儿时熟悉的那首西北乐曲——“花儿与少年”,它也称作为“花儿”。儿时家里有张父亲买来的黑胶木唱片,其中有这首乐曲,是一首管弦乐,以后又听到过手风琴演奏的“花儿”。由于那时经常听唱片,所以那质朴欢快的旋律很快就深深印记在了脑海里。

       对这首乐曲的喜爱还另有原因。儿时,父亲所在的8342部队驻守在西北,而我和母亲居住在沿海。每年我都要随母亲去西北探亲,在那住上一段时间。记得一进部队大院,两排高高的钻天杨分立道路两旁,那是我见过的最高的树。春天时大院内外开满了各色的花。那里的枸杞树随处可见,我总是一边走一边随手采着枸杞吃。大院里有很多的部队家属,在那我认识了许多阿姨和同龄的小伙伴。那时西北生活条件很差,连吃顿饺子都不是件容易事。春天时我跟随着阿姨们去挖荠菜,以丰富伙食,我也借此学会了辨识许多种野菜和草药。大院里的人们苦中有乐,艰苦的条件也掩盖不住人们的欢笑。我们一群小伙伴们更是“少年不知愁滋味”,整天在一起跑啊跳啊。常常男孩子跑在前,女孩子跟在后。就像“花儿”的歌词那样:小呀哥哥呀,手拉上手儿来。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这群伙伴仍兄弟姐妹相称,这也算是一种大院情结吧。孩子们的欢笑也在感染着阿姨们,阿姨们总是嬉笑着在这群孩子中挑选着自己的喜爱,总有阿姨对我说:将来给我家当女婿噢!

       每次部队联欢演出,表演的节目中必有一个是演唱这首“花儿”,它成为了保留曲目,体现出扎根建设西北的大院人以苦为乐的情怀。大院里的大人孩子都喜欢这首歌。回想起来,当年父亲买那张胶木唱片也该有这层含义。这首歌大院的孩子们都会唱,有些阿姨也会。我们大院的子弟就是在这首歌的歌声中、在艰苦的环境下、在父辈们的严格要求下慢慢地成长起来。直到长大以后我才懂得:其实大院的人们奋斗在西北,他们的愿望不仅仅是扎根建设西北,他们之所以喜欢“花儿”,是因为他们还怀揣着另一个希望,那就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茁壮成长,男孩子像西北的钻天杨高耸挺拔,女孩子像西北的花儿绚丽多彩,其实我们才是他们心中的花儿与少年。 多年以后我出差经过当年生活在大院的一位阿姨家,特地前去看望。得知我要去,阿姨高兴的睡不着觉。当我一身戎装站在她面前时,我分明看到阿姨的眼里闪着泪。我给阿姨行了个军礼,这个军礼不仅是晚辈对长辈尊敬,更是代表我们这群花儿与少年对大院军人妻子们由衷的肯定和崇高的敬意。阿姨和我有说不完的话,我们亲如母子。阿姨的孩子们——当年一起嬉闹的小伙伴跟我更是亲如手足。看到成长起来的我们这一代,阿姨脸上荡漾着幸福、骄傲与自豪。

       虽然我退休了,但还在当顾问,还不能全身心用于学琴。只能一边工作一边练。好在这首“花儿”的旋律早已熟记在心,甚至不用看谱。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把“花儿”这首曲子完整地弹奏了下来,又经过几个月的雕琢,终于在我一年琴龄的时候给朋友们演奏这首手风琴曲,得到了朋友们的大力称赞。有朋友说:“我学琴五年了,也没达到这个水平”。我把演奏录了音,扫墓的时候,我取出父亲的骨灰盒,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放了录音给父亲听,让他再听听西北那熟悉的曲调,看看身边已是大校军衔的儿子。我想让父亲知道,西北的烙印已深深印在儿子身上。大院人艰苦奋斗的精神培养了儿子坚韧的性格,这种性格使儿子在整个军旅生涯中,经受住了大风大浪甚至是生与死的考验。在未来的日子里,儿子将陪伴在妈的身边,牵着妈妈的手,陪她散步聊天,为她做那暖胃驱寒的羊肉泡馍,一起回忆西北部队大院的生活,回忆花儿与少年成长的快乐时光。让她坐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听儿子演奏那首“花儿与少年”。  

      时光荏苒,当年的花儿与少年都已长大,分散在各地。但西北的部队大院有着特有的凝聚力。为了怀念那已经撤编的8342部队,怀念西北那苦中有乐的大院生活,延续当年的大院情结,我们8342部队的子弟自发组织,一起去过重庆涪陵白涛镇金子山,去参观了国防科工委已下达解密令的816地下核工程——那个挖空整座大山的超级工程。那巨型山洞就是父辈们所开凿。目前我们正筹备组织去酒泉,要去看看父辈们建设起来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如今我们这些当年的花儿与少年都早已成家立业,但我们仍将大院的故事讲给我们的后代们听,希望能把8342部队的精神、父辈们的那种艰苦奋斗的执着传承下去。同样我们也在把希望寄托在我们的子孙——未来的花儿与少年的身上。 

      对于我们这一代大院的子女,西北的部队大院已成为了我们心中的永恒。那高高的钻天杨和小伙伴们在草地上嬉闹的情景更是深深印在脑海里,无法忘记。待当年的花儿与少年再相聚的时候,我一定要给大家演奏这首“花儿”。让那熟悉的旋律永远萦绕在我们这群花儿与少年的心头。

 2019.4.7

本文地址:http://www.cgsfq.com/post/3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琴萌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