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手风琴演奏家——张月明

转载 琴萌  2021-01-20 11:19:46  阅读 172 次 评论 0 条

张月明,青年手风琴演奏家。她致力将手风琴与其它艺术形式完美融合。如果现场欣赏过她弹琴的观众,不得不惊叹于这位年轻漂亮、身材苗条的小姑娘,看似弱不经风,却可以背着四十多斤的手风琴又唱又跳,舞台感霸气十足。然而能做到这样子,对于她来说真的非常不容易;她所经历的可能不是别人可以想象得到的。能坚持弹奏手风琴全因她对这们艺术的热爱!

在”坑爹“的时代,遇上一个“坑娃”的妈

每当被问到她为什么可以走到这一步,张月明总会露出鬼马式的笑容说,”在这个”坑爹“的时代,我有一个“坑娃”的妈“,眼神中流露出自豪与幸福。张月明四岁开始学琴,自小就喜欢与众不同。当身边的哥哥姐姐都选择学习钢琴,她却深深地被一台小小红色手风琴所吸引,抱着它久久不肯离手,母亲看她这么喜爱,当机立断就把她送到了当地少年宫学习。因为背上琴还没有琴高,当看到小小的身体瞬间被埋没,只露出两只眼时,母亲忍不住转过头偷笑。一旁的阿姨劝说,女孩子学这种乐器太辛苦了,会压得长不高的,换一个吧。然而她母亲却笑着说,拉手风琴好,锻炼身体!吃麻麻香!

于是,她想追求与众不同念头与母亲想要锻炼她身体的想法一拍即合,就这样张月明开始了学琴的生涯。也许受母亲影响较深,从小张月明就展现出极高的音乐天赋。很快张月明就当上了手风琴乐团的首席小手风琴手,幼小心灵的骄傲很快就显露出来,洋洋自得。母亲为了打消她这份骄傲,并想让她全面的发展就对她说:“你拉琴没有范儿。”因为年幼她没法理解什么是范儿,母亲就解释说,“从少年宫进来,又会唱、又会跳、又会拉琴,出去就有范儿了。从此母亲的“坑娃”之路就开始了。每逢周六日,小小的她就开始了在少年宫的一天之旅,五楼学完跳舞,然后到三楼开始学唱歌,最后到一楼学拉手风琴。很多小伙伴们都忍不住下楼来看新鲜,当时张月明就觉得自己很有范儿,直到后来她才明白,真正的表演“范儿”,需要对乐器和乐曲有更多层次的理解以及加入丰富的感情,同时付出更多的心力去想象去思考。这才叫“范儿”。

学琴之路并不平坦

当然张月明在学琴的路上并不平坦,练习的过程中经常受到挫折。手风琴是一个看似简单却非常不简单的乐器。很多人认为只是简单的把风箱拉一拉就可以了,其实不然。拉手风琴对左右手的配合以及身体的协调性要求都非常高。并且左手贝司的排列与右手键盘或者巴扬手风琴的按钮排列完全不同,是完全相反的。可以说是两种不同的思维。加上演奏时,双手是不可以看键盘的,所以对演奏者来说要求是极高的。练琴的道路是枯燥无味的,反反复复地练习基本功。指法、风箱、平衡、协调等,很快会让她失去耐心。表演的舞台固然光彩夺目,但背后的压力和辛苦也非比寻常。手风琴的沉大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是很辛苦。沉重的琴不说,腿上经常被压的青一块紫一块。尤其左手手腕处,哪怕带着护腕,时间一长都会磨烂、生茧。有一次因为比赛,背部背带由于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最后脱臼了。

360截图20210120112131079.jpg

两年后,母亲给她找了当时省里教琴最出名的黄老师教她学琴。黄老师的要求非常严格,如果说一开始接触手风琴是满足了她极大的虚荣心,那么在黄老师家里上课就是她童年最痛苦回忆!如果学习不理想是要罚站厕所的,关在厕所里面,坐在马桶上练,直到练好才可以出来。试想一下,一个六岁的孩子,关在厕所里练琴,在厕所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窗外偶尔会有其它小朋友玩耍的场景。反正当时的感受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可能别的孩子家长看到这种情形会心软。尽管她母亲也不例外,但是按俗话去说,严师出高徒。于是母亲嘴上又开始了坑娃之说,“厕所里练琴是绝佳之地,回声大,纯天然不用加麦克风,大师都是关在厕所里练琴的。”儿时的张月明居然信以为真,但那种“苦”让她开始对练琴变得消极。在那一段期间里,她与一般孩子一样,埋没在要命的考试里。直到几年后,张月明跟随国内音乐学院顶尖级的几位教授学习,才找回了最初对手风琴的那种热情,接触了更高层次的专业训练。

考入师范,大胆创新

学琴的道路总是苦与乐兼并着,有无数的荆棘,也有无数的风景。最靓丽的风景就是2008年张月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全国免费师范音乐生。师范生其实是很难考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因为是国家出资重点培养的人才,而且名额有限。当时考学的时候,本来要考音乐学院的她突然萌发了一个念头,其它艺术领域的学生是怎样学习的呢?舞蹈学院的学生是怎样表达肢体语言的呢?美术学院的学生又是怎样捕捉灵感并将之描绘出来的呢?心中充满渴望的她告诉母亲:“妈妈我不考音乐学院了,我要上综合性强的大学里面学音乐。”一般的家长听到这番话一定会火冒三丈,一定会说,“傻呀你,音乐学院是多少学生梦寐以求的殿堂,给我考去!”可是张月明的妈妈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因为母亲也想让她感受不同的氛围。有幸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音乐系手风琴专业,更有幸成为中国手风琴教育家杨国立教授的弟子,这让当时的张月明感到非常的光荣。而杨国立教授更是对张月明有着很大影响老师。

大学期间,张月明经常会混到其他系的班级去旁听课程,只因她兴趣广泛。并且在学业非常繁忙的情况下辅修了第二专业,英文系的英语语言与文化专业,并最终取得了双学位学士。而当时张月明也在学校参加”手拉手同在蓝天下活动“与外国留学生住在一起,经常会给他们讲解一些中国文化。”每当向外国朋友介绍自己的专业,张月明都会以自己的理解自豪地说道:“有一种乐器,可以很怀旧伤感,用它来演奏前苏联的《山楂树》会让人想起往日的纯真时光;它可以很浪漫唯美,法国电影《天使爱美丽》的它担当配乐就让人置身于童话世界中;它可以很热情狂野,当“探戈之父”皮亚佐拉用它演奏起爆发力十足的探戈舞曲时,轻而易举就把你带入痴狂的境界!这就是让全世界都曾为它疯狂,在俄罗斯的草原,奥地利的葡萄园,巴黎的酒馆,阿根廷的舞池,苏格兰的高地,爱尔兰的农庄,中国的城市乡村,都可以落地生根融入地方风貌的乐器,手风琴!

也许是骨子里透出的那种希望特别,渴望创新,为了更好地传播中国文化的念头。她开始在学校一些国际文化艺术节上尝试把手风琴与中国传统乐器结合。这个想法受到导师的极大鼓励,在导师的指导下,尝试改编一些名曲。有古典的蒙蒂《查尔达什舞曲》,也有传统二胡曲《战马奔腾》,有不同风格的BOSSA NOVA,更有激情四射的探戈舞曲等等。除了搞些新花样,创新手风琴多元表演艺术,张月明还积极参加各种比赛,从09年到11年分别获得《佰笛杯》全国手风琴展演大赛成人组金奖(国家级)、'鸚鵡杯'第二界北京手风琴艺术节全国展演大赛金奖(国家级)、第64届世界杯手风琴锦标赛北京’鸚鵡手风琴之夜’手风琴音乐会优秀演员奖等奖项。

只因热爱,勇往直前

导师杨国立教授经常灌输手风琴多元化发展的概念给张月明,受导师极大影响的她。加上儿时就能歌善舞,更加广泛地接触不同领域,不同风格的音乐。不断大胆的探索手风琴与其他乐器合作以及舞台表演的可能性,大胆地创新。更以本科毕业论文《论手风琴演奏中的“潜意识”》来诠释她对手风琴表演艺术的理解,博得导师们一致好评。毕业以后,她没有立即投入“考研热” 大潮流,而是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里面演出部实习。她觉得去国家大剧院实习对表演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过程,歌剧是一门西方舞台表演艺术。它是以戏剧为基础,音乐为主体,表演为重要表现手段的舞台艺术。它是一种将歌,舞,表演,道白(道白指戏曲中的说对白),发挥到极致的综合性表演。音乐演奏也一样,是多方表演,聆听体味,脑海中音乐画面的想象和感悟。

由于英文流利,在剧院期间还担任项目交流以及音乐文献的翻译工作,于2012年参与北京国家大剧院多明戈国际歌剧声乐比赛策划工作,在与国际大师世界男高音普拉西多·多明戈一个多月的合作中,让月明收获的就是“感动”二字。“每次观看大师排练,都非常感动,已近七旬的老人在排练时的态度特别认真,每一个声部,每一种器乐的旋律,他都要亲自用完美的线条唱出来。严谨而一丝不苟,也给了月明很多启示。器乐与器乐演奏合作之间就是一场对话,每个声部之间也是一场音乐上的对话,时而融洽时而碰撞。演奏时要仔细聆听各个声部的对话,记在心里,用音乐去演绎。

两年后,在周围熟悉的氛围中,俨然已经不能满足月明对音乐新事物新理念的追求了。在紧张考研的前一个晚上,张月明对父母说,“我想去香港读书。”一般的家长一定会立即恼羞成怒并训斥自己的孩子。因为这意味着之前所有的努力会前功尽弃,意味着放弃绝好的机会在北京发展。月明的母亲又开始了坑娃之旅,一拍即合,竟然在第二天考试之日买了机票带着她来到香港游玩。本着对艺术梦想的追求,不久后张月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香港,攻读音乐文学硕士。香港是一个充满奇迹和神话的地方,它赋予年轻一代人自由发展的艺术空间,有着中西方文化的完美交融与碰撞。来到香港她,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语言中,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她毅然坚持着自己创新手风琴表演艺术的梦想。有着对手风琴这种独特的乐器以及她脑海中独特的想法和独到的见解,很快让张月明崭露头角。

就在2014年香港科学馆演讲厅於知名提琴手一起举办STRING ON-THE SEASONS 皮亚佐拉探戈专场,将自已对手风琴的那种热情极高情怀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观众。随后的日子,她积极参加乐队表演,有着坚实古典音乐训练背景的她,多次于小交响乐队以及室内乐团合作,分别在香港文化中心,香港大会堂,沙田大会堂等演出,然而渴望不断创新的她,会不断的思考音乐多元化表演的发展,积极于一班资深乐手尽兴表演。2015年於那些年夾band的日子音樂會与香港頂級音樂領域山羊樂隊同台表演。她积极探索手风琴表演艺术的多元化新形式,同时更潜心研究中西方乐器的“交融”。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幸认识了现居住于香港的马来西亚籍国际二胡大师李军先生,他是一位“新二胡”音乐的传奇人物,也是积极的探索二胡传统音乐的时代感与当代价值。当时的张月明与他一拍即合,先后合作并改编二胡原创曲《少女的桑巴》为二胡与手风琴爵士版本等等。

(李军与张月明)

来到香港,让张月明的世界变得更大。那里是一个从不会缺少灵感的地方,有无数的音乐空间等着你去探索地方。张月明一直在不断的思考着手风琴这种乐器的定位,它是一件表现力极强的和声乐器,虽然它是一门独奏性很强的乐器,却可以惊人地融入各种艺术形式、各种音乐风格。它可以做出具有空间性的音乐,有可以给演奏和作曲家以极大的空间。她想尽最大可能地探索手风琴与世界上不同国家、不同音乐风格的乐器和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融合。这就是她一直想最求的艺术之道。

本文地址:http://www.cgsfq.com/post/586.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朝刚手风琴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琴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