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化教授采访手风琴名家利普斯教授

原创 琴萌  2018-11-29 14:29:30  阅读 951 次 评论 0 条

2017年4月10日,在俄罗斯国立格拉祖诺夫音乐学院,正在举行第十八届俄罗斯“北方杯”列普尼科夫国际比赛。俄罗斯的手风琴界大咖们都云集在这里。我作为这项国际赛事应邀的唯一一位中国评委,有幸邀请到了俄罗斯国立格涅辛音乐学院民乐系巴扬与手风琴教研室主任、著名俄罗斯巴扬演奏家、教育家利普斯·弗莱德里·罗伯特维奇教授,就巴扬与手风琴艺术的相关问题进行了采访。

专 访俄罗斯国立格涅辛音乐学院民乐系巴扬与手风琴教研室主任、著名俄罗斯巴扬演奏家、教育家利普斯·弗莱德里·罗伯特维奇教授

张新化:利普斯先生您好!您是国际手风琴界被公认的权威人士,我们虽相识相知多年,但由于语言等因素,无法向您请教有关手风琴那些事。今天,在俄罗斯,我非常高兴有机会与您促膝长谈,讨论关于手风琴的相关问题。

利普斯:谢谢,这也是我的荣幸!

张新化:先请您谈谈关于“巴扬”的起源吧。俄罗斯巴扬与欧洲巴扬哪个更早一些呢?

利普斯:世界上第一架手风琴在1829年诞生于德国,是一架小型号的卡拉莫尼卡(гармоника)。之后卡拉莫尼卡传入了奥地利、俄罗斯和其它国家,并在各国都程度不同地逐步得到了完善和普及。

张新化:手风琴虽然在19世纪就传入中国,但真正兴起还是在上世纪50年代,它对于中国来说还是一件非常年轻的乐器,请您介绍一下手风琴在俄罗斯的历史。

利普斯:在俄罗斯,巴扬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1870年俄罗斯诞生了第一架2排半音阶手风琴。半音阶巴扬琴于1907年在俄罗斯正式以“巴扬“命名。后来,在俄罗斯各地,不同的城市都有了琴厂,开始为这件乐器做新的改良、再造,其中以图拉和莫斯科最显著。在图拉一位著名大师贝罗包洛多夫,他制造了第一架2排半音阶卡拉莫尼卡。而在莫斯科的大师斯捷尔里科夫,于1907年制作了具有低音贝司和弦功能的巴扬。这对于俄罗斯巴扬发展而言具有至关重要的历史意义。在20世纪20年代,双系统自由低音巴扬在俄罗斯开始尝试探索制造。在20世纪50年代,已有演奏家开始使用双系统自由低音巴扬进行演出活动,巴扬演奏家尤里·卡萨科夫就使用多音色双系统自由低音巴扬进行演出,然后扩展延伸到其他音乐家。在俄罗斯和欧洲巴扬发展的同时,意大利和德国的工厂也开始制造巴扬。起初,最热门的巴扬琴厂是俄罗斯的“尤比特”琴厂。1970年后,意大利和德国的工厂看到了“尤比特”巴扬琴,并开始模仿制造巴扬。

张新化:您说巴扬是从德国传入俄罗斯的,可俄罗斯为什么把巴扬归为民族乐器呢?

利普斯:在俄罗斯有很多很多民间音乐,因为巴扬非常适合给这些俄罗斯民歌的伴奏,也很容易上手,俄罗斯的人们对这件乐器情有独钟。所以,在俄罗斯,巴扬在俄罗斯的民间很普及,它要比手风琴更受欢迎,巴扬演奏家的需求量也很大,俄罗斯的国立格涅辛音乐学院于1948年开设的民间乐器教研室就把巴扬纳入了其中。 明年,我们的民乐教研室将迎来70周年!

张新化:众所周知,欧洲的音乐史,实际上就是德、奥音乐史。他们的音乐代表着欧洲的音乐体系。而俄罗斯在周边这种阴影的辐射下,是什么原因还能形成自己的音乐体系且成为音乐教育大国而立足于世界音乐文化之林的呢?

利普斯:这的确是俄罗斯值得骄傲的事情。在俄罗斯,有很多民间音乐,这是一个璀璨的宝藏,但更重要的是有很多杰出的作曲家。例如早起的格林卡、柴可夫斯基,拉赫马尼诺夫,穆索尔斯基等;而后的肖斯塔科维奇,普罗科菲耶夫,哈恰图良,施尼特凯,古拜杜丽娜等;现代作曲家博德盖茨, 格罗德,如乐宾等等很多很多的在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作曲家。无疑,俄罗斯就像一所非常优秀的作曲家学校。这个群体不但人数多,还产量大。可喜的是现今,有最好的作曲家为我们手风琴创作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像芬兰的有些巴扬作曲家只是单单创作巴扬作品而已。而俄罗斯的作曲家们不仅仅是专为巴扬演奏家创作,还包括一些为交响乐队而创作的作曲家。当然还有很多知名的演奏家、教育家和诸多的各类音乐学校。这是形成俄罗斯乐派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张新化:是啊,我惊讶地发现,在卡累利阿共和国的首府——彼得罗扎沃茨克这样一个规模类似于中国的四线城市的城市,居然有四所音乐小学。我想问的是,在俄罗斯,政府对于这个专业以及整个音乐教育给予刻意的扶持吗?

利普斯:当我们的国家处于苏联时期时,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发展文化艺术。现今,俄罗斯面临着经济危机,政府相对减少了这方面的资金投入。但是,由于有之前打下的基础,人们对艺术的审美水准及需求已经形成了良好的民风,一切文化艺术始终还在良性地发展中。但必须承认,现在中国的经济在发展要比俄罗斯好,政府应该在这些方面多予以支持。

张新化:利普斯先生曾多次来到中国,您看到中国学生拉琴的状态,作何评价?

利普斯:在1993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的乌鲁木齐与北京担任比赛评委。那里有很多学习手风琴与巴扬的中国孩子。很显然,所有的孩子都具备很好的能力。但我听到很多孩子的琴声里并没有音乐,他们演奏出的音乐没有乐趣。我不理解那么多人搞大齐奏有什么意义。我当然也注意到,也有很多天赋异禀的孩子。随后,中国留学生开始到俄罗斯和欧洲求学。后来,我也多次去到中国。在那里开音乐会和大师班。我明显地感觉到,现在中国的音乐教育发展非常的快。

张新化:针对中国手风琴的现状,对中国学生学习手风琴您有哪些好的建议吗?学习手风琴应该学习哪些必修课?

利普斯:首先,学生需要具备良好的个人能力。其次,必须要有充足的能量和求知欲。再加上优秀的老师。这样,一切都会取得进步。培养学生还需要非常重要的副科专业课程——指挥、视唱练耳、和声、钢琴、室内乐与重奏等等。

张新化:我们获悉目前像克林根塔尔这样顶尖的国际比赛,参赛人数在逐渐的减少,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利普斯:选择巴扬作为专业的学生并不多,现如今所有国家都存在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这需要我们携手共同去努力改善。

张新化:再问一个比较幼稚的问题。在中国,流行琴与古典琴的发展存在碰撞与交融,我想听听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

利普斯:流行或者是古典巴扬——这是两种不同的音乐类型。可能有的孩子听到了流行巴扬音乐,然后他可以很快的学会拉巴扬或者其他乐器。因此还是要依仗这方面的天分。 就好像我喜欢巴赫,我就会去学习演奏巴赫的作品。另一个人喜欢简单的音乐,那么他就会选择相应的作品。因人而异,这并不冲突。

张新化:言之有理。我们马上还要一起去墓地看望离世不久的列普尼科夫先生,有机会我们再接着聊。非常感谢您亲切、坦诚、友好地接受我的采访,也感谢黄蓉同学的翻译,спасибо!

利普斯:спасибо!

本文地址:http://www.cgsfq.com/post/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琴萌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