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敦煌,藏在敦煌壁画中的稀奇乐器——2019年“金杯之声”敦煌琴韵手风琴艺术节系列宣传

原创 琴萌  2019-01-13 10:13:32  阅读 585 次 评论 0 条

敦煌壁画里的古乐器

环绕飞舞的彩带,摇曳飘逸的衣摆,惊艳的舞姿,高难度的反弹琵琶……无需云彩、翅膀和羽毛。

这就是美轮美奂、如梦似幻的敦煌飞天。它是乾闼婆与紧那罗的复合体,是香馥满身的菩萨,同时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界乐神。

敦煌,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是连接中原与中亚版图的要塞。说到敦煌,“壁画”“飞天”“莫高窟”“丝绸之路”等等神秘而传奇的词汇就会出现在我们脑海里。

敦煌莫高窟有壁画和塑像的洞窟共有 492 个,其中,与音乐题材相关的洞窟多达 240 个,约占整体数量的一半。这些音乐壁画不仅是乐人们在当时的真实写照,也是解开我国古代音乐史之谜的一把钥匙,敦煌壁画里,到底藏了多少奇特的乐器呢?

敦煌壁画音乐艺术,不仅历史悠久漫长、内容丰富多样,且风格独特惊奇,堪称“形象的中国古代音乐史、乐器史、歌舞史和佛教音乐宝库”。

拉弦、弹拨、吹奏、打击四大类乐器齐全,天乐、俗乐融为一体。充分的融合性让敦煌壁画音乐形成了三位一体,同时又是唯一性特征的一种独一无二的音乐风格流派。

这些音乐壁画不仅是乐人们在当时的真实写照,也是解开我国古代音乐史之谜的一把钥匙。音乐原本是听觉艺术,但敦煌壁画却用画面,让音乐存在于艺术里。音乐真实存于隽美的壁画中,虚幻在于它难以捉摸与不可重现的声音里。

这就是敦煌音乐。

当我们回荡在佛窟壁画内的时光音律,被封印在飞天或菩萨手中的各型乐器中,不禁让人们好奇,音乐与莫高窟又产生过怎样的美妙共振?

1. 琵琶

初唐 第220窟 南壁

弹拨类乐器中,当属琵琶这件乐器最有代表性。仅在莫高窟中所绘制的数量就多达700余件。无论在小型乐器组合、大型经变乐队,甚至不鼓自鸣中,都能寻见它的踪影。形制上,它的共鸣箱呈梨形,颈部呈曲项或直项的形式。有四根弦,且在弦的两端设有山口和缚手。面板上饰有捍拨和凤眼。

仔细寻觅,你会发现,飞天、药叉、菩萨等各类乐伎横抱琵琶演奏的画面,散落在洞窟的各个角落。

2. 五弦

北周 第428窟 中心柱

五弦又称五弦直项琵琶,起源于印度,经由丝绸之路的天山北麓传入中国。乐器形态与演奏方式都与四弦琵琶较为接近。曾一度盛行于唐代,入宋以后逐渐走向消亡,取而代之的是四弦琵琶。

藏于正仓院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遗憾的是这件乐器在我国并没有得到传承。现今世上唯一一件唐代五弦直项琵琶 “ 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 留存在日本正仓院。作为镇馆之宝,每次展示都会吸引世界各地文物爱好者和历史研究者前去观展。

3. 阮咸

西魏 第285窟 南壁

阮咸归属琵琶之类,出现在唐代。缘于晋代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咸善弹这件乐器,因而得名。形制上,共鸣箱呈正圆形。项长,四弦,十二品柱。

初唐 第220窟 北壁

它与五弦琵琶有着极其相似的命运。唐朝以后开始逐渐失去主流地位,之后被宋代的月琴所取代。然而,敦煌壁画中却留下了大量它的身影。有的琴体饰以花纹重彩,有的琴体却形似花瓣。

复原的花边阮

4. 箜篌

盛唐 第225窟 南壁

箜篌作为外来乐器,也曾在我国隋唐时期的宫廷音乐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此,它在敦煌壁画中也有呼应性的体现:数量仅次于琵琶,约有200余件。早期的箜篌在形制上,多为三角形框架,弦数较少。唐代的箜篌,大都绘有精美的边框纹样、华丽的装饰坠物,并且弦数增多。尽管如此,入宋以后仍难逃衰亡的命运。而它曾经辉煌的历史也只能被定格在一幅幅敦煌壁画之中。

反弹箜篌飞天 隋 莫高窟276窟 窟顶北坡

看上面这幅飞天,头束双髻,背身弹箜篌,动作写实,飘带飞扬,形象潇洒。虽然画面有些模糊,但是演奏的楪祈也是箜篌,而且是背身弹箜篌,在敦煌壁画中仅此一例。

5. 琴

北周 第299窟 窟顶南坡

飞天抱着的并非是一块搓衣板哦,那是琴。在我国汉晋时期就确立了七弦十三徽的形制,并传承至今。在《诗经 · 关雎》中也有“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这样的诗句,古琴的孤独性从诞生之初就已被注定。

6. 筝

初唐 第220窟 南壁

相比古琴,古筝的尘世性则是在顺应历史中形成的。最初为五弦,逐渐递增至唐代,形成十二弦与十三弦筝并存的格局。近代筝的弦数则多达26根,甚至能实现自由转调。

7. 笙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此图中位于第一排的两位乐伎,左身吹奏的是笙。这是一种竹制簧管类乐器,由簧管、斗子、吹嘴三部分构成。簧管的长短参差不齐,笙斗呈圆形,有围匝的形式,吹嘴呈茶壶嘴状。

8.筚篥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第一排右身吹奏的是筚篥。它的形制与竖笛十分接近。如果不仔细分辨的话,容易产生混淆。相较笛身,略短,稍细。一端有哨嘴,按指位置偏上方。

9. 竖笛和横笛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第二排,左、右两身乐伎分别吹奏竖笛和横笛。在吹奏类乐器中,横笛的地位和琵琶一样,始终穿联在近千年的历史脉络中。从敦煌所绘的历代横笛来看,笛身规格、挖孔数量以及演奏方法都并未统一。有意思的是,在唐代大型经变画中,横笛的地位似乎无可取代。作为乐队中必不可少的高音乐器,有时甚至会被连用数支。通常与横笛相对出现的还有竖笛。它的笛身较长,有吹口。吹奏时,两手靠下持笛。

10. 排箫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第三排左侧乐伎吹奏的则是排箫。它是一种竹制编管类乐器。在敦煌壁画中,形制纷繁多样。管身粗细、长短、管数以及花纹等都不尽相同。其余两位乐伎则分别演奏拍板和铙。由此,唐朝大型宫廷乐舞的繁盛景况可见一斑。

11.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除此之外,这张壁画里面还有角,是一种较为原始的乐器。时常出现在两军交战的影像中,主要用于号召军队、振奋士气。由于音色过于粗犷、单一。因此,并不适用于乐队中。

12. 埙

晚唐 第156窟 南壁

早在周代“八音”分类中,埙就被纳入“土”类乐器之列。这件乐器在敦煌仅此一例。图中,乐伎双手持埙,音孔数量不详。

13. 海螺(法螺)

壁画中的海螺(法螺)

这件吹奏类乐器比较不好认,别以为菩萨在啃桃子或地瓜,那是海螺,也称法螺,或贝。在《妙法莲华经》中有这样的记载“今佛世尊欲说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可见它有着乐器和佛教法器的“双重身份”。

西魏 第249窟 南壁、

14. 腰鼓和羯鼓

随着西域诸国集聚大唐,我国对外来乐器的使用在此时达到了历史高峰。尤其,是印度系传来的打击乐器。而这些腰鼓、羯鼓、答腊鼓等也都在莫高窟里留下了历史的印迹。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在上面这幅经变乐队图中,前两位乐伎正在演奏腰鼓。鼓的形状就如同两个碗底对接而成。鼓皮两端以绳收束。演奏时,既可用双手拍打鼓面,也可斜挂于胸前用两槌击奏。

第三位乐伎演奏的则为羯鼓。鼓身呈直胴状,两端以绳索牵连。演奏时橫置于膝上,并以鼓槌敲击。同样,鼓面两端有绳索束之的还有答腊鼓。鼓的形状为扁平圆桶状。鼓面的直径略大于鼓身。

15. 齐鼓

盛唐 第124窟 北壁

有趣的是,当那些原本存在于史书记载中的鼓,以一种别样、生动的方式出现在壁画时,会给人一种强烈既视感。比如,在《通典 · 乐四》的这段文字:“齐鼓,如漆桶,大头设脐于鼓面,如麝脐,故曰齐鼓。”这幅图就是详解。

西魏第285窟南壁

再如,陈旸《乐书》中的这段描述“左手持鼗牢,腋挟此鼓,右手击之以为节。”恰如上图所示。

16. 檐鼓

中唐第112窟南壁

17. 大唐乐队

形成规模的乐队是什么样的?我们可以看下中唐第112窟北壁上的一组绘画。

中唐 莫高窟第112窟奏乐图

弹拨、吹奏、打击三类乐器汇聚一堂,中间的舞伎与两侧乐队形成中心对称形式。虽然并不能就将此视为研究唐代乐队的现实依据。但至少,高度成熟的大唐乐舞形式在此一览无余。

中唐 莫高窟第112窟 反弹琵琶

18. 总结

敦煌市区党河风情线陶瓷壁画墙

中国有着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逾越的历史底蕴。近年来,一批艺术家、研究学者对敦煌乐器复原、古谱解译以及音乐创作倾注于心力。其实近两年,相关学者、乐器制造者、音乐家已经复原了一批敦煌壁画中的乐器,并创作了音乐剧目。这些似乎都在逐渐满足着我们“听见”敦煌古乐的愿望。

敦煌市区党河风情线奏乐塑像

丝绸之路是中国古代与世界沟通的桥梁。敦煌,这颗丝路上的明珠,正以它深厚的岁月积淀,散发出光芒。读懂敦煌,了解中国,了解世界。

中央民族乐团敦煌复原乐器演奏《极乐》

中央民族乐团敦煌复原乐器演奏《急曲子》

本文地址:http://www.cgsfq.com/post/25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琴萌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